详情页标题前

蔡维德:新型货币战争进行时,中国须背水一战

详情页1

核心要点

1.新型货币战争需要战略思想,战略不同于战术,是长远计划。

2.有些人误认为比特币取代美元是一件好事。但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如果比特币取代美元,代表比特币可能会取代几乎所有法币。美元受到打压也就意味着全世界所有的法币都受到打压,也代表整个世界货币体系可能会出问题。这不会是好事。

3.新型货币战争是科技之战,是科技的竞争。

4.数字货币改变了金融市场,改变了交易、融资、贷款、清结算、外汇管理、世界储备货币的竞争方式、金融稳定、外币取代理论、监管制度等。

5.整个世界金融的状态一直在动态改变。

6.对于区块链产业,由于便利性现在很多中国公司使用超级帐本,但超级帐本是美国淘汰下来的技术,这意味着底盘有问题,如果继续投资在这落后的底层技术,以后可能带来更大的损失。

1. 货币战争的布局和现状

1.1.战术成功,战略失败 

新兴货币战争话题涵盖了数字货币、货币战争的布局与现状、科技战略、市场战略以及监管战略。

战略和战术具有显著区别。战略是全局的、宏观的、长期的策划,并且战略可以调整。而战术聚焦于战役层面,比如短期内要做的具体事情。所以战略和战术是很不一样的思想,战略的适用期限通常为数月至数年甚至数十年,而战术的适用期限通常为数日至几年。

战术的成功并不代表战略的成功。中国兵法提到“百战百胜,其国必亡”,历史中也有具体的案例。明末清初时,袁崇焕在外作战取得胜利,但清军却绕过袁军围攻了首都北京,这意味着局部战术成功但全局可能会失败。而成功的战略并不一定需要每场战役都胜利或是每个战术都成功。中国兵法上的那句话,表示每一次战役都可以成功,但是却被打败了。

新型货币战争开启于2019年11月,但起源于2019年6月。为了限制数字代币对市场过大的影响,2019年6月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FATF)开始实施旅行规则(Travel Rule),旅行规则是美国银行保密法案的延伸,其要求交易双方必须出示各自的身份。FATF要求在2020年6月30日前全部数字资产交易所都必须遵守旅行规则,不遵守旅行规则的单位则会被列为黑名单,就是洗钱单位。最终在2020年6月30日,大部分交易所都注册并遵守旅行规则,这意味着在法律层面这些交易所成为一个合法经营的单位。

但是同时也意味着交易所交易的数字代币可能也是合法的。这样的逻辑说明旅行规则实质上对币圈非常利好,这也导致在广泛实施旅行规则的2020年6月30日后,数字代币开始大涨。

旅行规则的初始目的是抑制数字代币的交易流通,但最终却助长了数字代币的发展。在2020年11月,美国金融机构逐渐认为比特币可能会取代美元的地位,而在以往这种情况被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

蔡维德:新型货币战争进行时,中国须背水一战

2020年6月30日后,数字代币开始大涨

从此事件可以看出,FATF在战术上完全成功,几乎所有愿意合规的交易所都注册并遵守旅行规则。但最终却造成数字代币的暴涨,美元(以及所有法币)受到的挤压。这意味着战争的失败和战略的失误。

监管是数字货币战争的先行工具,它的主要目的是维护法币的主权,但FATF履行规则的监管却导致数字代币挤压了法币。

有些人误认为比特币取代美元是一件好事。但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如果比特币取代美元,代表比特币可能会取代几乎所有法币。美元受到打压也就意味着全世界所有的法币都受到打压,也代表整个世界货币体系可能会出问题。这不会是好事。

1.2.联军在2次大战的战略

二战的案例可以进一步解释战略与战术的差别。二战时联军做出了决定,优先攻击战略物资石油这项战略部署,而不是优先攻击德军的军事基地。联军付出数千架飞机等代价轰炸了德军的石油基地、炼油厂和导管。

德军最后一次反攻Battle of Bulge“突出部之役”中,虽然德国开着新型铁皮的坦克车,比联军的坦克强大得多,在战役中取得了阶段性巨大胜利。但最终德军由于石油匮乏,不得已放弃坦克并走路回家。最终,联军战略上的胜利也导致了后来战术层面的胜利。

1.3.美国发起新型货币战争

新型货币战争起源于2019年11月,当时哈佛大学教授Kenneth Rogoff在1000字短文“即将来临的生死攸关的数字货币战争”(The High Staks of Coming Digital Currency Wars)中使用了“货币战争”这项表述,在此之前的表述通常为“货币竞争”,在此之后“货币战争”这项表述逐渐被广泛使用。实际上该短文是美国新型货币战争的战略图,指明了布局方法和思考方法。

短文中一开始就说“正如科技已经颠覆媒体、政治和商业,现在科技也即将颠覆美国利用对其货币的信心来追求其更广泛的国家利益的能力。” (原文是Just as technology has disrupted media, politics, and business, it is on the verge of disrupting America’s ability to leverage faith in its currency to pursue its broader national interests.)科技会改变金融以及货币这概念,在当时许多人反对,很多学经济、金融的人认为“科技再怎么进步,金融还是金融,货币还是货币,永远不会被科技改变。

但作为哈佛大学教授Kenneth Rogoff表示,这件事情已经不需要争论,现在已经改变,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做好下一步准备。这是他重要的观点。

Kenneth Rogoff提出数字货币将会分区,以后数字货币战争会分两大阵营,分别是合规市场和地下市场,对于地下市场的管理可以通过监管机制和税收来进行。同时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开了一个“模拟白宫会议”,里面也谈论了一些相关事项。

  • 新型货币战争是科技之战,是科技的竞争。
  • 第二,虽然当时欧美大部分的声音是反对Libra,但Rogoff明确表示,如果没有Libra麻烦会更多,而且Libra会提供非常重要的技术。这意味着新型货币战争是金融科技的战争或是科技之战。

在2020年10月以后,美国禁止区块链技术输出,同时出现了新型区块链技术、新型网络、新型银行,这形成了全新的局面。

Rogoff表示第二个竞争在于市场。2020年至2021年初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今由美国财政部批准的银行可以参与区块链作业、可以发行稳定币等,并且美国计划将全球的支付系统交给区块链网络来运行,同时市场上还存在数字资产的交易。

Rogoff教授还提到数字货币战争是监管先行,新型监管科技包括FATF所做的旅行规则系统、TRISA(这是美国科技公司开发的系统)、以及STRISA(这是我们中国团队开发的系统)。

2019年11月该短文出现后,2019年12月美国就推出了22个法案。过去几年通过新法案来治理数字货币的方案一直没有得到美国监管单位、政府的同意,一直在延迟。但2019年12月突然提出22个法案,这体现出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1.4.IMF 2020年10月未来数字金融市场

到了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一个报道,该报告表明数字货币改变了金融领域的方方面面,是全面的改革。2019年很多人还在争论数字货币是否真的会产生影响,但在2020年10月,IMF表示,已经无须争论,改变已经发生。

蔡维德:新型货币战争进行时,中国须背水一战

此图左边表示现代金融,其以SWIFT银行为中心,右边表示未来金融市场,其以区块链为中心,可以看出这两个金融架构具有显著差异。传统金融的中心是银行,数字金融的中心是平台,在这种环境之下,交易或捐款都是全面网络化的而不是中心化的。因此,在2020年10月,IMF表示数字货币改变了金融市场,改变了交易、融资、贷款、清结算、外汇管理、世界储备货币的竞争方式、金融稳定、外币取代理论、监管制度等。

1.5.世界货币战争动态改变中,比特币竟然挑战美元

由于2020年国外失控的新冠疫情引起了经济大萧条,各国央行进行大量印钞,结果是大量钞票流向了数字代币。如果我们把比特币当作是“货币”,到2020年11月,比特币居然成为了世界第六大流通“货币”,其流通性居然超过了俄罗斯卢布加英国英镑的总和。对此,摩根史丹利等美国金融机构纷纷发表研究报告,并表示比特币将要取代美元。

在2021年3月,美联储公开承认比特币正在挑战美元,虽然美元一定会赢,但是这次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数字货币挑战美元。这在2019年或2020年早期,几乎没有人或机构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2019年11月,哈佛大学Rogoff讲到的货币战争是指稳定币与法币的战争。但到了2020年11月,出现了数字代币与法币的竞争,这让新型货币战争形成“三国志”(法币、稳定币、数字代币)的新格局,这3种“货币”都可以彼此竞争,例如:

  • 法币和法币的竞争;
  • 发币和稳定币的竞争;
  • 法币和数字代币的竞争;
  • 稳定币和稳定币的竞争;
  • 稳定币和数字代币的竞争;
  • 数字代币和数字代币的竞争。

当比特币超过5万美元时,其流通性超过了日元,如果比特币超过6-7万美元,就会影响到人民币,若比特币继续上涨其可能会挑战欧元,甚至挑战美元。

1.6.世界金融市场动态改变中

整个世界金融的状态一直在动态改变。

  • 2020年6月,FATF开始监管并实行旅行规则,旅行规则背后是一个TRISA注册系统,其可以取代SWIFT成为金融系统的注册中心,看起来完全中立的监管规则结果却能改变一些市场规则。所以,对于新型货币战争,一是监管,二是市场,三是科技。虽然科技为主,但是监管先行,因为监管改变市场规则和市场结构,最终市场决定胜负。由于监管起到了规则制定的作用,监管成了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
  • 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报告表示新型货币战争正在进行,并且报告中多次提到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字货币区理论,同年,美国财政部公布了新型银行政策,也就是说政策和监管都改变了。

1.7.2021年超级账本部门改组

2021年美国财政部宣布银行可以发行稳定币和加入区块链网络,这意味着政策和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2021年2月IBM公司表示将对超级帐本进行重组,超级帐本不再是IBM公司的产品。这件事情意义重大,因为超级帐本是企业版区块链的老大,全世界马首是瞻。在超级帐本溃败时,脸书(Facebook)的稳定币系统(Libra系统,后改名为Diem系统)却发展较好,Libra这项全新技术将是下一代区块链。

1.8.新型货币战争的3部曲

数字货币的金融改革分为三部曲,这三部曲是根据币圈三部曲发展而来。

第一, 币圈三部曲中首先出现的是支付,例如以太坊和比特币。

第二, 2017年、2018年数字代币经历了大涨,原因是它不再只是一种支付的货币,而是一种用于投资贷款的货币,它的功能和性能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三, 最近DeFi大涨,这种分布式金融系统的出现让百行百业都可以使用智能合约。使用区块链上面的数字代币可以做各式各样的金融活动,例如可以利用区块链上的数字代币来做2021年很红的NFT。

可以看出三部曲的第一部是支付,第二部是投资贷款,第三步是百行百业。

现在的合规工作主要聚焦于法则和规定,例如在2020年年底G20还在讨论如何限制脸书Libra,让它能够合规并避免发生任何洗钱等事件,虽然这些都是正确的,但对于限制Libra做的那些事情,数字代币已经都做了。合规市场的成长一直受到阻挠,而不合规市场却被宽容,并在世界金融市场上横冲直撞,这是战略上的一个严重失误。直到2021年4月,很多人仍在讨论如何合规,Libra的稳定币还未出来,很多人还在讨论如何限制和阻止Libra出来。而大家担心Libra币造成的伤害却早已经在数字代币市场出现。

2021年美国财政部许可银行可以发行稳定币,银行也可以参与区块链网络,同时规定发行稳定币的公司可以成为美国法律上的银行。并且支付功能和投资功能很快获得通过,这是2021年的一个巨大突破。

1.9.大战略:大禹治水、疏导而不堵

数字代币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货币,这种全新的局面非常难以控制,所以必须要有全新的发展。如果要做数字货币战争,或者数字货币竞争,或者数字货币管理,其大战略不应是把它堵住,因为FATF的“堵”造成了数字货币的大涨。治理洪水应该疏而不堵,并全盘考虑引导流向。

疏导数字代币的市场

疏导是指在合规市场提供替代性产品,例如合规稳定币取代不合规稳定币,这样大家可以合法投资,这是美国财政部所做的事情。既然稳定币有一定的必要性,那么将其开放并由银行来合规地做,由美国的各种监管单位来管理。数字交易所以前存在很多的问题,因此开一个合规的数字市场交易所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以前存在有不合规的数字资产,例如比特币不算合规的数字资产,因为其背后没有实质价值,我们现在可提出一个有实质价值的数字资产。在没有替代品出来的时候,随便的堵则会造成2020年11月发生的情况。2021年3月美联储表示,从未想过比特币会挑战美元。以前只发生过欧元、日元挑战美元,但最终都没有成功。这件事情在于合规市场提供替代性产品,从而替代不合规的产品、交易所、货币等。

在地下市场,以监管和税收来管理

2019年11月哈佛大学教授提到以监管和税收来管理地下市场。隐蔽的地下市场难以管理,因此可用报税和监管科技来管理。现在使用数字代币的地下市场非常成熟,美国表示所有事情都需公开化。

国际合作

国际合作是必要的,因为数字代币或者任何的数字货币都不是一个国家货币或者地区货币,而是国际货币,只要有互联网就都可以到达。这代表大战略需要国际合作。

这很符合数字货币区的理论,在一个数字货币区的国家互相合作来进行新型货币战争。

2021年3月美国、日本、澳洲、印度召开了四方安全对话,后来印度宣布禁止比特币的交易和拥有,因为当比特币成为第四大货币时,它挑战印度卢比。数字货币的继续发展会对印度的主权产生挑战,因此印度开了第一枪。

蔡维德:新型货币战争进行时,中国须背水一战

2. 科技战略

科技的战略非常重要,因为科技是新型货币战争的主竞技场。

2.1.2020年10月15号美国推出国家科技战略

2020年10月15号,由美国总统办公室推出的国家安全科技把区块链放在了其中,这意味着区块链成为了一个国家安全技术,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报告提出:

第一, 要快速部署、发明与创新。

第二, 要减少繁琐的法规、政策,要有一个绿色特殊通道用以鼓励创新。

第三, 报告还提出由美国国防部来保护新科技,由美国国防部像保护军事基地、航母、潜艇一样保护新科技。

第四, 制定国际标准。

第六, 国际合作,美国和盟友一起保护知识产权。

这些是美国的国家战略。注意一下,美国重视创新,鼓励创新,以实际行动支持创新。

2.2.超级账本部门重组

大概从2020年4月后,美国就不再公开讨论新型区块链技术,而以后讨论的科技可能还是被美国淘汰下来的技术。

2021年IBM公司超级帐本的重组带来一个重大信息,这意味着超级账本是美国淘汰的旧科技。如果还是美国国家安全技术,即使商业不成功,这技术就会被政府接管。但是这次没有。

而中国却是此事件的重灾区,中国几乎所有区块链公司都使用超级帐本,民营公司、大公司、以及国家单位都使用超级帐本作为底链,但现在这可能是美国淘汰下来的而且不需要的旧技术。

所以,中国应该放弃拿来主义,否则以后必定会有问题。2018年我和谷歌的工程师讨论IBM超级帐本,他们也看到同样问题,并认为其基础不好。他们和笔者观点一样,超级账本应该重新开发,放弃原来的架构。

2019年脸书就采取这战略,没有使用超级帐本当作底链,而是明智地选择重新开发,重新设计。

现在中国很多人了解区块链,那么现在是继续投资一个已经被淘汰的技术,还是重新开发做一个新技术?这需要战略思想。

美国的一个重要思想是政府支持创新,并帮助建立国际标准和生态,不创新政府则不支持。这是不是中国应该学习借鉴的?

2.3.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中国必须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在公元前200多年,在中国历史上一次重要战役,巨鹿之战,项羽让全部士兵把船凿沉,把做饭的釜打破,这种情况下项羽的队伍只能向前走。最终项羽军团以少胜多,九战九胜,打败秦军,而且使秦国名存实亡,由于秦国的军事主力消耗殆尽了。

对于区块链产业,由于便利性现在很多中国公司使用超级帐本,但超级帐本是美国淘汰下来的技术,这意味着底盘有问题,如果继续投资在这落后的底层技术,以后可能带来更大的损失。

但如果我们破釜沉舟自己开发,几年内将会产生大量的创新力量和经济果效。

2.4.系统性、科学性发展科技

市场和监管都应以科技为主,中国需要重视区块链,而且把区块链当作一个科学、一个工程,而不是炒币。

如果当作是科学,就应让科学家或者工程师来主导,而不是以其他任何东西来主导。创新应当被鼓励,永远抄袭意味着永远无法打仗,而国家大事应实事求是。

估计从2020年4月开始国外区块链技术已经封锁,我们可能会知道某个国家做了产品,但我们不会知道其中间的过程和发展。如果这是一个科学或一个工程,那就应该有一个科学平台或者实验平台来推动发展,而不是炒币。

义和团事件:客观验证平台重要

义和团事件可以解释科学发展的重要性。义和团自称刀枪不入,到山东找袁世凯支持。结果袁世凯通过科学客观的验证发现义和团并非刀枪不入。义和团只好离开山东到河北,遇到一军机大臣,他没有通过科学的验证,得出义和团确实刀枪不入的结论,并且报告给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得知后,另外再派一位军机大臣再进行第2次验证,也没有使用科学的验证,结果也得出同样的结论(刀枪不入)。于是慈禧太后把义和团放在北京皇宫旁边,将其当做慈禧太后最后的保护。

虽然义和团通过了军机处大臣的检验,但最终却没有通过战争的考验,慈禧太后不得已只好逃离了北京,也发生圆明园事件。这说明评估工作应通过真实的科学实验、科学平台来评估。

科学平台评估区块链系统

因此,区块链需要有一个严格的科学评估平台,无论这件事情是一种战争还是一种商业,我们都应以科学的眼光来对待,必须通过做研究来发展新型科技,科技方面的战略就是要坚持科学和科学性的验证。

3.市场战略

市场战略最清楚的2020年-2021年美国在市场的布局,就是银行改革。

3.1.拥抱改革、区块链系统取代SWIFT网络系统

区块链是中国核心技术的突破口,而改造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只是一个起步,是一个示范系统,事实上区块链可以改变操作系统、网络、数据库、应用、相关基础设施等,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3.2.银行改革

市场战略应以坚持改革为方向。美国财政部在2020年8月开始了一系列的变更和改革,他们认为稳定币的及时结算改变了整体游戏规则,所以整个银行应该拆分。

从2015年起,很多人提到了银行改革,但是大家非常害怕银行改革的负面结果,因此很多央行表示绝不会因为央行的数字货币而改变银行的结构。不过美国财政部在2020年12月发表了一篇文章,“拆分和分权式作业正在改变银行和金融服务”(How Unboundling and Decentralization are Reshaping Banking and Financial Services)发表在国际银行家(International Banker)网站上。这文章表示改革会带来许多多好处而非坏处,改革后可以挣到更多钱,可以让科技进步,整个金融系统也将改善,拥抱改革才是正路。

其中改革可以赚更多钱这件事在美国的股票市场已经出现了,经过拆分的金融机构赚的钱比没有拆分的银行赚的钱更多。所以美国的思想是不要守旧,银行改革是有利的。

蔡维德:新型货币战争进行时,中国须背水一战

银行拆分后,市值涨

SQUARE公司是拆分的特殊案例,在2020年3月以后这家公司股票开始大涨,很多人表示应该积极拥抱数字货币引起的改革,银行应对其进行投资。

全盘区块链网络取代传统美联储支付网络

他还提到美国全国的支付系统将全面改为区块链,并认为区块链系统可以全面替换SWIFT。虽然这件事情会不会做到还有待检验,但拥抱改革应是一个正确的路线。

蔡维德:新型货币战争进行时,中国须背水一战

SQUARE公司最近股票表现

3国都提出互链网

当网络演变成一种区块链互联网,中国、美国、瑞士三国都提出了链网架构,也就是区块链化的互联网架构。这种概念的出现是一种新型的科技大改革。

4.监管战略

监管的战略目标是引导开发新市场,而非为了监管而监管,而以科技来执行。所以我们应以新市场的布局来决定监管机制和监管政策,这是一个重要概念。

对于2020年10月出现的货币战争的三国志现状,以这种思想来布局,则应该让FATF的旅行规则延迟执行,并加速稳定币的发行。因为没有疏导就开始堵,反作用更坏。

地下市场监管

对于地下市场应以间接监管为主,可从交易所开始做跨境支付的监管。摩根大通银行、美国监管科技公司已经提到,交易所之间的交易多是跨境支付,而这些跨境支付没有受到任何监管,这种情况需要重点处理。

出于全盘考虑,印度表示禁止拥有比特币,这是不是一个国际联盟的开始?这还不清楚,但是印度法币被比特币打压,也是原因之一。

我们对货币战争的布局也应有全盘的考虑。税收方面,美国亚利桑那州州长表示比特币税收为亚利桑那州带来很大的好处,州长表示可从合法的比特币交易中收税,同时还可以监管到洗钱,因此可通过间接监管和税收来管理地下市场。

合规市场监管

稳定币和CBDC会是合规市场的重要工具。这些需要建立监管模型,许多监管机制都可以使用。

在市场战略上,美国已经提出建立国家级金融交易网,并且开发企业盈利。这代表一个国家级监管网需要出现,这会带动监管科技发展。

4.1.美国财政部推出稳定币监管规则

对于地上市场,美国财政部提出通过“蝴蝶模型”管理稳定币,让所有的银行来发行稳定币,而稳定币是一个国家货币政策的延伸,是可以利用和使用的工具。如果合规稳定币可以取代地下稳定币(不合规稳定币),金融市场将更加活泼,这是美国的全面布局。美国财政部推出稳定币监管规则,让银行能够成为托管机构。我根据“蝴蝶模型”提出了一些区块链系统的规则以及整个流程的制定,如果以这种方式来制定,稳定币的发行、流通等各方面则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理,而且会增加大家对整个稳定币的信心,最终整个数字货币可以全面合规化,这是美国的战略。

4.2.TRISA/STRISA系统执行FATF的旅行规则

监管网的出现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战略,监管不再是监管,而是金融市场的创造者和引导者。新型监管网有一个嵌入式的实时监管,因此一个监管网络或监管系统成了国家命脉的中心,这是一种全新的思想。金融稳定委员会FSB提到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有一个LEI识别编码系统,将来全世界金融机构都能够在数字货币上得到试点,这意味着将来所有的金融机构以及所有与数字货币、数字资产有关的机构都有一个识别系统,而且在全世界监管网上都可以看到这个识别。

没有这样的监管网就意味着没有“金融国防部”,同时还意味着没有一种监管科技来引导这个市场,这种情况下市场将永远由别人代理和处理。所以,在2020年11月我们根据国外的TRISA系统完成了STRISA系统,它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中心和建立一种新型的监管科技。

5. 战略摘要

战略代表长远计划,预备金融全面改革、这也是国家金融战略。下面是战略重点:

  • 3大竞技场:科技、市场、监管;科技为主、监管先行、市场竞争,部署路线需要清楚。
  • 大战略是大禹治水:提供替代性产品,国际标准和合作;而不是只是堵而不疏通;
  • 路线图:3部曲,每一部曲战略、科技、市场、监管都不同;如果不知道路线,必定迷路。
  • 科技战略:鼓励创新、破釜沉舟、愚公移山、科学验证、绿色通道;这是科学,不是炒作。
  • 市场战略:拥抱改革、先行先试、应用沙盒、国际标准、建立生态;拥抱改革在市场上已经证实有利,不改革反而会问题。
  • 监管战略:引导新市场结构、市场大改革、网络化监管;不可以为监管而监管,监管是为创造新市场,引导资金走到正确的路线。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2106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经授权后发布,不代表XDXNEWS | 天秤币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