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页标题前

欧易OKEx研究院:谁缔造了NFT繁荣神话?

详情页1

3月11日晚,世界知名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首次拍卖以NFT形式呈现的纯数字艺术品—Beeple的《每一天:前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随着拍卖槌的落下,该作品最终以6934.6万美元的天价成交,打破了NFT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记录;而Beeple这位“在世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也成为仅次于杰夫·昆斯和大卫·霍克尼这两个振聋发聩的名字,排在全球第三位。

欧易OKEx研究院:谁缔造了NFT繁荣神话?

图1.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Beeple作品

正如很多艺术家朋友坦言,相比传统艺术创作者,Beeple的履历并不出彩,没有名校的教育经历,一直默默无闻。所以,当Beeple这个“无名之辈”突然地横空出世,凭一张并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电子图片、任何人都可浏览下载保存的数字作品,以近7000万美元的咂舌价格成交时,对他们的认知和想象力冲击都是巨大的。

不仅仅如此,这一NFT作品天价拍卖事件,恰如水珠落入平静的湖面,惹得一池春水皱。一时间,各大媒体争相报告,人人谈论NFT,各类NFT展览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NFT,这个“币圈”早在2017年就提及的词汇,在2021年的今天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圈”了。 

1. 什么是NFT?

想要理解什么是NFT,需要了解目前区块链行业里中几种代币开发的标准。我们都知道以太坊可以发行代币(Token)。从技术角度看,这些代币又可以分为以下两种类型:

1)同质化代币(Fungible Token, FT):又称可互换型代币,主要由ERC-20标准产生,各代币可随意交换,拆分整合;

2)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 NFT):又称不可互换型代币,主要有ERC-721标准产生,最小单位为1,不可拆分,也不可相互替代;

欧易OKEx研究院:谁缔造了NFT繁荣神话?

图片来源:欧易OKEx研究院

对于区块链行业外的人士而言,NFT还是一个新鲜事物。但实际上,NFT很早就已经出现了—即2017年末以太坊上的加密猫游戏。在这款游戏中,每个加密猫都是独一无二的品种,不存在一模一样的猫。用户用以太币买下一个加密猫后,就可获得其独家所有权,无法被复制、拿走或销毁。当时这款游戏推出后便风靡一时,一度导致了以太坊网络的堵塞。

欧易OKEx研究院:谁缔造了NFT繁荣神话?

图2. 加密猫官网截图

尽管NFT和FT被定义为非同质化代币和同质化代币,但用“标准化”和“非标准化”来区分二者更为形象。

所谓“标准化”,正如工业流水化产品,产品同质。比如我们在市场上常见的日用消费品和玩具,都是用统一标准的模具制作出来的,其品质和特征都相同;而“非标准化”,就像独立小店,追求的高品质和个性化,按照客户要求进行“私人订制”,所有订制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属于为高净值客户量身打造的产品。因此,NFT被广泛应用于艺术品、域名、收藏品等领域。

2. 谁缔造了NFT的繁荣奇迹?

随着2021年初NFT的彻底出圈,NFT市场开始迅速增长、以前五大NFT平台(NBA TOP Shot,OpenSea,CryPtoPunks, Raible , Sorare)为例, 自2021年1月以来,各大平台的日活跃用户数、日均交易量(美元)都呈指数式爆发。

欧易OKEx研究院:谁缔造了NFT繁荣神话?

资料来源:欧易OKEx研究院,DappRadar

很多人惊讶于NFT的突然崛起,认为其繁荣奇迹的背后只不过是资金的炒作。客观地说,目前的NFT市场确实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泡沫,然而这就是事件的全部原貌吗?

在数字艺术出现前,所有的艺术品都是以实物形式存在。我们对一件实物艺术品的所有权,即意味着有对这件艺术品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我们可以将它挂在卧室,也可以对外展览,甚至出售给其他人;这种权利是绝对的、排他的、永续的。

然而在数字经济时代,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数字艺术品并不以实物的形态存在,我们如何体现对它的排他性占有?任何人都可以无差异地复制并使用,我们如何确保自己对数字艺术的处分、收益权不受到侵犯?

那么NFT可以给数字艺术带来什么呢?—完美的产权证明!

新制度经济学的现代产权理论告诉我们:一个资源配置高效的市场,其产权必须是明确的、专有的、可转让的、可操作的。而数字经济时代的NFT,恰恰满足了以上所有特性:NFT为广大创作者的作品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版权证明,尽管仍以电子形式呈现,但却与其他复制品有了区别,拥有NFT也就拥有了排他的占有权,有力地保障了创作者的著作权;NFT在区块链网络上方便快捷的流通转让,实操方便,可以让这些作品以最合适的价格出售,激发了创作热情。

在数字经济不断深化的今天,与其说NFT的突然爆发让人诧异,不如说为什么直到今天我们才有了NFT来保护我们的数字产权。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尝试以NFT的形式创造作品,这一天已经迟来太久了。

当然,我们也会发现,在NFT崛起的背后,还有许多“币圈”人的身影。这是NFT上演当前繁荣奇迹的另一主要原因。

本次以近7000万美元价格拍下Beeple作品的买家印度裔买家Metakovan,是NFT基金Metapurse的创始人,他本身就是加密数字货币领域的资深人士;而以第二高价格,出价6000万美元像拍下Beeple画作的买家,可能大家更为熟悉—波场创始人孙宇晨。

更有趣的是,国内一位自媒体作家写了一篇关于NFT的文章后,币圈人士集体跑去围观,行为举止也非常奇特—不留言,不点赞,不关注,点开赞赏打一笔钱转身就走。搞得这位自媒体作家一头雾水,也直言“希望电影公司、出版社相关人员找找自己和币圈人士之间的差距”。

正如前文所言,NFT其实早在三年前即已经出现,所谓的NFT应用,绝非标记一张图片或者影像那么狭隘。当圈外人还对NFT充满好奇和诧异时,所谓的“币圈人士”或区块链从业者,已经在思考如何将NFT用于更广阔的领域。

那为什么币圈人士愿意“围观”,甚至愿意花真金白银来推动这个市场的繁荣呢?

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五个层次;并且需求是由低到高逐级形成并得到满足的。由于“币圈”本身的乱象不断,再加上许多客观因素,“币圈”在近些年来被一再地被污名化,然而不可否认地是,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社会上已经出现了一批以加密数字货币起家的新富阶层。这类似于二十年前崛起的以互联网起家的新富人群体。

欧易OKEx研究院:谁缔造了NFT繁荣神话?

对于加密数字货币行业众多的新贵而言,目前诸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这些缺失性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然而却没有获得尊重的需求。尊重需求既包括对成就或自我价值的个人感觉,也包括他人对自己的认可与尊重。

尽管区块链技术近年来逐步受到各国的重视,但区块链行业从业者和“币圈人士”却未真正获得社会的认可和尊重。可以说,这几年“币圈人”和区块链从业者一直过得很憋屈。所以当看到NFT开始出圈,受到世界的瞩目时,“币圈人士”也愿意去花钱围观,为它摇旗呐喊。这是一种自己从事行业被认同的感动,来自于尊重需求被满足后的释放。

当然,这其间也夹杂着一些“币圈人士”想用NFT炒作为自己牟利的企图。正如上文买下Beeple画作的Metakovan,他本身也是艺术品指数基金B.20的发行人。B.20指数基金的运作模式是将Beeple的20件作品作为标的资产,随后发行基金份额。由于Beep作品的拍卖,直接拉高了B.20基金的整体估值;这正如十几年前以两百万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赵丹阳,在午餐席间向对方推荐了自己重仓的股票,直接让其账面盈利上千万美元。

尽管NFT确实为数字艺术品带来的新的机遇,然而与此同时,大量资金开始涌入NFT市场,NFT作品也水涨船高,大量劣质艺术品开始以NFT的形式出现并售卖,市场的疯狂程度超过了艺术家们的想象,针对数字艺术的批评也接踵而至。有趣的是,Beeple这位当前NFT最大的受益者,在拍卖结束后收到以太币(ETH)的付款时,却第一时间将所有的以太币(ETH)换成了美元;并直言“我不是一个纯粹的加密货币主义者。我早就从事数字艺术创作了,如果所有这些NFT的东西明天消失了,我仍然会从事数字艺术创作。”这一言论直接让很多NF的忠实粉丝认为NFT遭到了Beeple的背叛。

到底是NFT误伤了艺术,还是艺术误伤了NFT?`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1956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经授权后发布,不代表XDXNEWS | 天秤币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