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页标题前

分析:为什么亿邦会被做空机构成功狙击?

详情页1

作者:秦晓峰

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分析:为什么亿邦会被做空机构成功狙击?

北京时间 4 月 6 日晚 20 点,做空机构兴登堡研究(Hindenburg)发布矿机厂商亿邦国际(NASDAQ:EBON)的做空报告,导致亿邦盘前一度下跌超过 20%;截止发稿前,亿邦股价暂报 5.33 美元,跌幅收窄至 15.78%。

2020 年 6 月 26 日,亿邦国际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发行价 5.23 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家上市的矿机制造商;上市之初,亿邦股价曾跌至历史最低价 3.8 美元(7 月 1 日);而后两个月迅速反弹,并在 9 月 17 日创下 14.95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随后便回调至发行价附近徘徊。

分析:为什么亿邦会被做空机构成功狙击?

(亿邦国际股价走势)

纵观“矿业”,亿邦国际并不是第一个遭遇做空的企业,人称“矿机第一股”的嘉楠也未能幸免。

2020 年 2 月,做空机构 Marcus Aurelius Value 发布了一份嘉楠科技的做空报告。报告称嘉楠存在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涉及许多客户和分销商的违规行为。

“与关联方、虚假实体进行交易是一些中概股公司惯用的手段,以此虚增收入、伪造财务数据。我们怀疑与雄岸科技的虚假关联交易,很大程度上是用来向投资者炒作公司财务前景的手段。”Marcus Aurelius Value 解释。

实际上,做空机构成功狙击加密上市企业,也是意料之中。

一方面,加密领域与传统股票投资者之间存在较大的信息横沟,加之加密市场经常负面新闻缠身,通过做空更容易引起普通投资者恐慌情绪,进而达到获利目的。

另一方面,部分企业存在漏洞,给做空机构留下了机会。就拿关联交易来说,做空机构对这套玩法研究得非常深刻,但总有企业自作聪明,浑水摸鱼不成,反被浑水做空。

为缕清本次“亿邦国际-Hindenburg”案例的起因,Odaily星球日报将Hindenburg 做空报告精华整理如下(点击查看原文)

一、股份增发套现

自 2020 年 6 月上市以来,已经通过四次发行从美国投资者手中募资近 3.74 亿美元。虽然该公司表示,将大部分募资用来发展其业务运营,但 Hindenburg 却研究发现亿邦通过与内部人员和可疑交易方的一系列不透明交易,将大量现金转走套现。

(Odaily星球日报注:四次发行分别是 IPO;去年10 月、11月以及今年 2 月的三次股份增发,合记 2300 万股股票。)

Hindenburg 介绍了具体的可疑交易案例。例如,亿邦国际曾将 1.03 亿美元(比其全部 IPO 收益多出约 1100 万美元)用于购买与其承销商 AMTD(尚城集团)相关的债券,而 AMTD 曾涉嫌欺诈和自我交易指控,并且 AMTD 也与摩贝(MKD.US)进行了类似的债券交易。

此外,2020 年 11 月,亿邦国际进行股份增发,募资 2100 万美元。但根据 Hindenburg 研究,大约在同一时间,该公司拨出了 2100 万美元偿还亿邦国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Dong Hu 亲属的关联方贷款。

二、矿机销量萎靡

根据亿邦国际的网站,就 2019 年的算力销售而言,它是领先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并且超过了比特大陆等知名的行业竞争对手。

然而根据 Hindenburg 的研究,这种说法缺乏证据支持。亿邦国际在 2019 年 5 月发布了其最后一款矿机,此后其销售量逐渐减少到接近零,2020 年上半年仅交付了 6000 台矿机的总量。

分析:为什么亿邦会被做空机构成功狙击?

(亿邦ASIC矿机销售量)

实际上,亿邦国际出货量缩水也有数据支撑。根据亿邦国际 2020 年上半年财报,亿邦国际营业收入达 1104.23 万美元,较 2019 年同期的 2235.17 万美元减少 50.60%;净亏损为 696.34 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 1907.10 万美元,亏损收窄 63.38 %。报告称,营业收入下降主要是受COVID-19和比特币减半事件的综合影响,比特币相关活动(如采矿)的预期收益降低,导致矿机需求和平均售价大大降低。

不过,去年下半年加密市场由熊转牛,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迎来飞升,带动矿机销量抬升,按理来说亿邦国际收入也会随之增长。只是目前亿邦国际尚未公布 2020 年下半年财报以及 2021 年一季度收入情况,外界也无从得知具体情况。

此外,亿邦国际曾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从 2015 年到 2019 年,矿机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 61.3%,但 Hindenburg 质疑其增长并未达到这一水平。

三、“启动交易所只是一个拉盘的幌子”

今年一季度,亿邦国际不断对外发声,将入局加密交易所。

“我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正式推出是我们在研发方面持续投资的结果。近年来,我们在研发人才招聘、产品创新和迭代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我们的加密货币交易业务的推出,不仅将扩大我们的加密货币业务的收入来源,也将优化我们区块链产业链的发展。”胡东曾对媒体如是说。

但在 Hindenburg 看来,亿邦国际的交易所 Ebonex 只是一个幌子,主要是为了通过利好消息拉升股价。

3 月 11 日,亿邦国际宣布将于 3 月 15 日开始 Beta 测试,并在月底前启动加密货币交易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亿邦国际股价飙升了 77%,市值增加了约 2.927 亿美元,从 3 月 10 日的收盘价 6.88 美元升至五天后的 12.25 美元。

但月底交易所并未上线,亿邦国际在 4 月 1 日宣布再次进行股份增发筹集 8540 万美元;直到 2021 年 4 月 5 日,加密交易所 Ebonex 才正式上线。Hindenburg 调查后发现,Ebonex 的源代码反复引用“ Bhex”,所谓的自研交易所,也只是亿邦国际从第三方交易所系统服务商手中购买的一个现成的产品,进行了微小的改动。

更令 Hindenburg 怀疑的是,Ebonex 上线仅仅一天,交易量就媲美头部顶尖交易所。例如,Ebonex 显示ETH / BTC 的 24 小时交易量为 2.43 亿美元,同期火币只有 6000 万美元,Coinbase Pro 仅 2800 万美元。并且,CoinMarketCap 等加密行情网站也没有收录该公司的交易数据。

四、IPO前就已负面缠身

Hindenburg 报告的另一个重点,集中在亿邦国际 IPO 之前的一些负面报道。

例如,亿邦国际曾两次申请在港交所上市,募资规模 10 亿美元。但当时多家媒体报道称,因涉嫌与一家名为银豆网的公司串通销售,亿邦国际在香港的IPO计划被暂停。

据了解,银豆网是一个庞大的中国 P2P 网络贷款平台,2018 年该平台向 2 万名散户投资者违约,导致 6.55 亿美元资产“化为乌有”。该公司的最终受益所有人逃离中国,而中国检方一直在对与银豆网有关的其他嫌疑人提起刑事诉讼。

此外,在 NASDAQ 进行 IPO之前,亿邦国际在一份新闻稿中声称已从一家名为 Madison Holdings 的公司获得 1 亿美元的订单,但该公司当时只有大约 590 万美元的可用现金,主营范围是酒精产品销售。并且,该公司后来发文,该交易 "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并在 2020 年 1 月就出售了其加密货币业务。

分析:为什么亿邦会被做空机构成功狙击?

(来源:亿邦国际网站

“对于没有加密经验的散户投资者来说,亿邦国际起到了警示作用。只要投资者愿意继续购买股票,该公司就可能继续出售股票。我们认为这是一条不归路,你的资金永远不会回来。”在做空报告中,Hindenburg 总结说。

在我们看来,打铁还须自身硬。企业要想挡住做空机构的攻击,不被当做“做空提款机”,还是在拿出硬实力说话。单就业务营收和股价涨幅,亿邦确实没拼过同期的嘉楠。

而按照“标准剧本”,亿邦国际会对 Hindenburg 的种种“批评”做出事实性回应,Odaily星球日报也将持续跟进此事件。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18163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经授权后发布,不代表XDXNEWS | 天秤币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