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页标题前

币圈新“韭菜”:从狂欢到失语,信仰打碎再重铸

详情页1
币圈新“韭菜”:从狂欢到失语,信仰打碎再重铸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比特币”早已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

他们也许很早就听说过比特币致富的神话,但当时对他们来说,虚拟货币只是一个存在于网络世界中虚幻飘渺、不切实际的前沿概念,远没有钱包里和银行卡账户上的钱那样现实可触。

然而,这样的认知在2021年上半年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在“狗狗币CEO”马斯克的带领下,狗狗币(DOGE)、柴犬币(SHIB)等廉价动物园币拔地而起,以千百倍的涨幅迅速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数次登上微博热搜,诞生无数财富神话,在实现了虚拟货币破圈的同时,也给予了不少小白低成本入场的机会。

于是,很多人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开始频繁出现炒币相关内容——可能是一篇公号文章,可能是一张交易所截图,可能感慨某个币的起伏——无论这些人是否具备投资经验,是否从事币圈相关工作,是否真的通过炒币挣到了钱,但他们都通过朋友圈透露了一个信息:越来越多普通人加入了炒币大军。

他们之中,有混迹投资领域多年,却郁郁不得志的股市老韭菜;也有尚未踏入社会,渴望赚取人生第一桶金的大学生;有拖着沉重身躯在996的重压下喘不过气的都市白领,也有早早辍学打工苦觅财富密码的小镇青年……

怀抱着同样的目的,坚定着相似的信仰,他们在币圈情绪最如火如荼的时候,以零基础的小白身份踏入了这个新鲜、躁动、但又充满机遇圈子,成为了大家口中的“币圈新韭菜”。

入场

李然是一名00后,生养在某个五线小县城的他,17岁时就辍学在本地找了一份广告材料制作的工作,做最基础的喷绘写真和广告设计。

从17岁到21岁,正值朝气蓬勃、年轻气盛时,李然却感觉自己被困在了这个没有前途的小县城。每个月拿着2000块钱的工资,干着枯燥至极又毫无发展空间的工作,日常的消遣娱乐便是在抖音上为别人光鲜亮丽的生活点赞。

直到今年四月,李然通过社交网站偶然得知了狗狗币,当看到一些人通过炒币,用2万本金却获得了20万、30万的收益之后,他被汹涌的财富故事折服。

为什么以小搏大、快速致富的人不能是我?

4月21日,拿着辛苦攒下的1万5千块钱,李然正式加入了炒币大军。

短短两周,他眼睁睁地看着1.5万本金涨到了4.2万。来不及庆祝,他立马跟风卖出所有狗狗币,梭哈了在社群中大热的柴犬币(SHIB),这笔钱更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变成了17万。财富来得太快,李然如坠梦中。

站在风口上,狗狗也能起飞,更何况这个风还是“世界首富”马斯克吹的。

在那段时间里,像李然此类缺乏基础的金融知识,在主流财经媒体和微博热搜关于加密货币暴涨和暴富信息包裹下跑步入场的小白,不在少数。

事实上,近两年来普通民众炒币热情持续高涨,早已有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无论中外。

韩国是世界上公认的炒币最狂热的国家,并诞生了一个特有名词“泡菜溢价”,指加密货币在韩国交易所与其他交易所之间的差价。

在内卷、沉闷压抑的韩国社会,社会对年轻人成功的定义,要么是进入政府,当公务员,要么是挤进控制着民生的财阀企业当螺丝钉,可这两个选择都有个前提:考上韩国顶尖大学,这个任务却又是如此艰难。

因此,在不少韩国年轻人眼里,加密货币是他们“咸鱼翻身”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是一次关乎阶级跃迁的豪赌。

韩国某新晋职场人士曾向《亚洲日报》抱怨:“在公司不论如何努力工作,工资也没有太大涨幅,像父辈们一样只要认真上班攒下工资来买房已没有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公司裁员,也不知道公司会不会突然倒闭,时代已经转变,如果现在不投资,可能一辈子都是职场的奴隶。”

炒币,成为出身普通,学历一般的年轻人在短时间内实现原始财富积累、打破职场内卷、释放房供压力的理想途径。

尤其,当你面对高中没读完就闯荡社会,仅靠挖矿躺着赚钱就财务自由的同龄人,变相炫耀着自己的“年轻有为”;当你得知工作能力不如自己的同事、学习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却在一场杠杆的豪赌中旗开得胜,成功将四位数盘成了五位数,嫉妒与不安,悄悄在心底埋下了种子,入场的选择,于是变得自然而然。

正如,2011年入场比特币的老端所言: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你跟他摆事实讲道理都是没用的,他根本不会听你的废话,真正让他准备行动的原动力,就是每个人都有的“嫉妒心”。他们会想:凭什么你就能暴富,我就没有?不行,我也要暴富。于是他把银行里的存款都拿出来,不问价格购买了比特币。

虚拟货币,兜售的是“暴富梦想”。

大跌

加密货币交易市场每天24小时都在不断刷新,当无数新韭菜在财富效应的导引下蜂拥而至,盈亏同源,悬挂着的隐形镰刀,在不经意间挥下。

5月13日,埃隆·马斯克宣布,特斯拉暂停接受比特币支付,随即,比特币在短时间内价格接连大跌,到5月19日更是一度跌至29000美元/枚,相比四月中旬64000美元/枚的历史最高点,可以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在比特币的带领下,以太坊、狗狗币、柴犬币等此前火热的加密货币也悉数暴跌,价格腰斩比比皆是,一时间,哀鸿遍野。

美丽的财富泡沫一旦被戳破,市场就显露出它的残酷与冷漠。

根据加密货币交易数据平台bybt显示,在519“黑色星期三”当日,有88万人在这次的崩盘行情中爆仓,总爆仓金额达到93亿美元,其中,最大单笔爆仓金额达6700万美元。

社交媒体上,币圈的散户投资者们哀鸿遍野。不少投资者都是在今年四五月被狗狗币等动物MEME币吸引入场,有的刚进场就遭遇了瀑布式下跌。

“我把股票割肉了,半年亏了20%,本想在炒币回血,结果在币圈,一天就亏了40%”,一名投资者在社交媒体抱怨道。

而对于圈外观望的人而言,所谓的“币圈崩盘”,可以称之为“喜大普奔”。

在社交平台上,不少人为此拍手叫好, “看到你们亏钱,比我老老实实赚钱还开心”。

有人说,“投机赢了暴富笑嘻嘻,现在亏了又有什么好可怜的”;有人说,“赌狗活该”;游戏党则表示:“显卡价格该降下来了吧。”

资本的市场本来应该是一群职业的人去相互博弈,但对于李然这样什么都不懂的跟风投资者来说,外人的调侃与嘲讽背后,却可能是一次过山车式的财富幻想甚至是血淋淋的个人及家庭悲剧。

在这次大跌中,李然眼看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十几万元在短短几天内缩到仅剩3.5万元,情绪崩溃下破罐子破摔,开通了期货合约,企图快速收复利润失地。

为了时刻紧盯行情,他甚至辞掉了工作,晚上也熬夜盯盘,但爆仓短信还是如期而至,5月23日的一次大跌彻底让他从暴富幻象中清醒了过来。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几年辛苦攒下的1.5万先是变成了17万,接着只剩下1100,好似梦一般,李然再一次回到了起点,一无所有。

李然只是币圈新韭菜的缩影,在深潮 TechFlow的采访中,多位投资者表示,他们在市场最疯狂的时候入场,一度十分乐观,感慨币圈就是捡钱的地方,随后被5月19日的大跌所震撼。

“此前,从未见过如此剧烈的波动,一天可以跌50%,感觉和崩盘末日一般”,王栋表示,他被大跌吓到了,恐慌割肉,结果第二天,行情强势反弹,他懊悔不已。

高位接盘,底部割肉,这是诸多币圈新韭菜相同的操作轨迹。

“现在我终于理解了炒币的本质就是财富转移,从散户转移到庄家那里,从短线投资者转移到长线投资者那里,从接盘的新韭菜转移到老韭菜那里,从胆小者到胆大者那里”,王栋发出如此感慨。

监管

5月23日,大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发布会通报大连“5·22”轿车撞人逃逸案件有关情况,其中有一句话是,“犯罪嫌疑人刘某因投资失败无法接受,失去生活信心,遂产生报复社会心理”。

在最开始具体原因尚未明朗的时候,许多人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刘某因炒币赔本爆仓、负债累累,导致心理落差过大,从而报复社会?

后来证实该嫌疑人是因为投资理发店失败心灰意冷,才走上了犯罪道路,但从许多人这种“炒币失败”的第一反应也足以侧面证明,519和521的币圈大跌,已经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潜在风险。

事实上,在此之前,国家相关部门连发文件,加大监管力度,这也被认为是造成币价暴跌的原因之一:

5月19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家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提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强调虚拟货币交易是非法金融活动;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进一步要求,“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张晓燕表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监管政策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保护散户投资者的血汗钱。“加密货币交易缺乏有效监管,价格容易被操纵,导致价格忽上忽下、波动剧烈。中国的散户数量很多,中小投资者的共性是金融知识少,对加密货币的了解不够深刻。”

在前段时间“极度贪婪”的市场情绪中,交易者通常开通五倍甚至更高倍数的杠杆,不乏投机者在不够了解市场变动的前提下,出于一夜暴富的心态开到了五十倍以上杠杆,豪赌之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由于加密货币波动剧烈,在美国等国家, 通过合规途径投资加密货币通常有合格投资者的门槛限制,要求投资者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及掌握相关的专业知识。

当缺乏金融知识,缺少风险承受能力的小白投身期货合约江湖,如同裸奔的巨婴,踉踉跄跄奔跑几步便跌倒在地,然后嚎啕大哭。

有警方工作人员表示,最近由于虚拟币爆仓而报警的人明显增加。

据《经济参考报》,一位业内专家深恶痛绝地指出,“在交易平台普遍在海外注册的当下,对加杠杆交易先行尽快采取有力措施,有助于及时控制风险,更是将一些疯狂的投资者从悬崖边上救回来。”

新人

如同大浪淘沙一样,在快速变换的牛熊周期中,同样有人因为财富效应进入币圈,却在炒币的过程中,开始对区块链技术、DeFi、NFT等感兴趣,最终选择投身到行业中。

在新入行从业者眼中,区块链不等同于炒币,作为一个尚处于萌芽阶段的新兴产业,区块链还需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摸着石头过河,并辅以健康规范的市场管理。

从职业规划的角度,在这里,年轻人不仅能够规避传统行业越来越严重的内卷现象,而且能够成为具有革命性质的先驱者,获取更大的成功几率,更快地实现人生价值。

“在我以前从事的行业里,如果想获得一定的财富地位,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兢兢业业,才能达到一个可以被预知的上限;但在区块链行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我看不到上限,也不需要用长年累月的工作年限一步步突破阶级关系。”

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在今年牛熊交际、波谲云诡之时选择进入了这个行业,在她看来,炒币的情绪化热潮只是短暂和虚假的,行业本身的潜力才是长久而真实的。

“我希望能够更快地实现财务自由,然后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另外一位95年的从业者在被问及为何选择这个行业时,如此说道。工作三年的他,如今已经积累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作为启动资金,并于今年上半年辞职创业,去完成他未完成的梦想。

深潮TechFlow还采访了一位从传统金融转行进入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在问及转行原因的时候,他回答道:

“当然,加入这个行业最初的动机一定是远超其他行业的财富效应,这可能是最符合人性的吸引点,但是随着对于行业的不断了解就会发现,区块链行业正处于非常早的快速发展阶段,让人仿佛看到了1997年的互联网时代,充满了风险与机遇,这对于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人很有吸引力。”

从中可以看出,财富效应、规避内卷和发展前景,是人们选择这个行业的最主要原因。

无论是币圈新人还是币圈新韭菜,牛熊轮转间,筹码在流转换手,总有新人进,老人出,有人欢喜有人愁。

春风不止,生生不息。

(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4366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经授权后发布,不代表XDXNEWS | 天秤币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